http://www.zztlcn.com/

这个地方服装厂工人工资全球最低!

        在埃塞俄比亚地方服装厂的工人每月月薪仅 26 美元,成全球最低服装厂工人收入国家!一份刚发布的报告称,埃塞俄比亚服装厂工人的工资还不到孟加拉国低收入工人95美元的一半。对于想以投资方式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来说,海外人口红利还剩多少,从工资成本就可见一斑。
 

        埃塞政府目标被批“不切实际”
        这份题为《埃塞俄比亚制造:服装行业新前沿面临的挑战》的报告由纽约大学斯特恩商业与人权中心发布。研究人员在该国首都南部约有2.5万工人的重要园区Hawassa内进行调研。
        报告指出,埃塞俄比亚政府为寻求非洲大陆领先的制造业中心地位,向国外投资者抛出大量劳动意愿。中国、印度和斯里兰卡等国供应商在其主要园区已开设工厂,但其劳动力薪酬不到孟加拉国众所周知的低收入的一半,根本无法保障工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员工正对酬劳与工作条件变得不满,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停止工作或辞职来抗议。

 
        报告显示,这些工厂平均每12个月更换一轮所有工人,工人多为年轻女性,接受培训较少,服装厂运转效率低下。而埃塞俄比亚政府希望该国服装出口从现在的1.45亿美元增加到每年300亿美元。报告认为,除将低廉薪资的不可持续,该国服装制造业还面临原材料几乎依赖进口所带来的挑战。基于上述现状,政府的上述目标被批评“不切实际”。
据了解,拥有1.05亿人口的埃塞俄比亚是非洲人口第二多的国家。而在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肯尼亚,报告显示服装厂工人每月可赚207美元,中国服装厂工人每月赚326美元。
 

        孟加拉国服装工人罢工要求涨薪
        论全球服装厂工人收入,埃塞俄比亚垫底,那么,稍好一些的孟加拉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服装出口国,又是怎样的情形?
 

        1月9日,孟加拉国再度爆发产业工人大罢工,以寻求提高最低薪酬。据警察和工会方面透露,一名工人在抗议中死亡,另有包括警察在内的数十人受伤。
 

        去年9月,孟加拉国曾表示,2019年将服装工人最低月薪上调至8000塔卡,约合95美元,但是此举令行业不满,产业工人希望将最低月薪上调至16000塔卡,约合191美元。
 

        目前,孟加拉国约有400万制衣工人,尽管新的最低工资标准已经较此前上调51%,但仍难以达到该国人群年收入的1750美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服装行业的出口占到孟加拉国总出口的逾八成。WTO数据显示,2016年,孟加拉国服装出口占了全球市场的6.3%。
 

        除快时尚品牌外,欧美零售巨头沃尔玛、梅西百货、彭尼百货、 西尔斯集团、意大利贝纳通、西班牙Mango、英国/爱尔兰Primark 、荷兰C&A、法国的家乐福等都将孟加拉国作为重要的供应链市场。全球最大供应链服务商利丰有限公司也将孟加拉国和越南作为采购基地,其中孟加拉国的采购业务几乎全是成衣。
 

        多个低成本采购国人力成本上涨
        孟加拉国工人的愤怒不无道理,要知道,亚洲地区很多拿着最低工资的工人们去年已经成功获得了更高的基本工资。
 

  
        为了获得服装工人选民在2019年大选中的支持,柬埔寨总理洪森去年就宣布要将制鞋及成衣厂工人最低工资由153美元/月增至165美元/月,加上洪森要求额外增加的5美元,2019年最低工资确定为170美元/月,加薪幅度达11%。
 

        同样在去年,缅甸全国最低工资委员会同意将工人的每日工资从目前的3600缅元(2.66美元)上调至4800缅元(合3.55美元),上涨幅度为33%。这是基于一个工作日8小时,每周工作6天,缅甸的服装工人一个月赚取的最低工资为85美元得出的工资水平。
 

        虽然这次上涨看起来幅度很大,但比工人和工会要求的涨幅55%要低。工人和工会的要求是涨到5600元(每天4.14美元,每月99美元)。
 

        在其他低成本采购国,如毛里求斯、墨西哥和柬埔寨,工资也在不断上涨,相应的劳动力成本也随之攀升。泰国方面也在考虑将2018年的最低工资上调3%,相应的劳动力成本也将逐渐攀升。
 

        有调查收集了14个国家的服装厂月薪资水平数据,排名从高到低依次为:土耳其、中国、泰国、印尼、马来西亚、南非、肯尼亚、柬埔寨、越南、莱索托、老挝、孟加拉国、缅甸、埃塞俄比亚。
 

        可以看出,虽然很多亚洲、非洲国家的工人工资离中国工人的还有一定差距,但目前涨涨涨的势头持续下去,这些新兴市场的人口红利还能存在多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